临湘市 富裕县 莲花县 玉门市 台北县 扶余县 布拖县 恩施市 湟中县 句容市 镇赉县 勐海县 安义县 北川 资阳市 凤阳县
吴江市 宝山区 城步 鄂伦春自治旗 彰武县 汝城县 弥渡县 虎林市 永宁县 博白县 麦盖提县 涞源县 陆丰市 吴忠市 南召县 公主岭市 黄骅市 沿河 噶尔县 始兴县 会泽县 威宁
河南头条>正文

《岳阳楼记》诞生地 花洲书院忆范公

2017-04-07 09:31 | 河南日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范仲淹的这次到来,却让邓州意外得福,延宕不绝的儒家文脉从此深植邓州,葳蕤成林,而花洲书院,更因为他在此写下的《岳阳楼记》,成为文人雅士景仰的一处文化圣地。

北宋庆历五年(公元1045年),57岁的范仲淹肺病在身,他以身体不佳为由,向宋仁宗上书《陈乞邓州状》,求解边任。得到皇帝的恩准后,11月,他从邠州南下,以给事中、资政殿学士的身份到邓州赴任。

寒风萧瑟,草木摇落,一路之上,范仲淹的心中,该是愁绪万端。

谁也不曾料到,范仲淹的这次到来,却让邓州意外得福,延宕不绝的儒家文脉从此深植邓州,葳蕤成林,而花洲书院,更因为他在此写下的《岳阳楼记》,成为文人雅士景仰的一处文化圣地。

◎宛南名胜百花洲

3月21日,微风,细雨,空气中带着泥土的芬芳。

沿邓州古城向西南行,一条干净整洁的柏油道路旁,一古朴幽雅处格外不同,它绿水环流,竹柏掩映,繁花似锦,醒目的飞檐闯入眼帘,是花洲书院。

走过护城河上24米长的范公桥,大门正中有启功题写的“花洲书院”匾额,楹柱上对联:“重整花洲五百年,常新教育;再施霖雨三千士,永荷陶镕”,它是清光绪元年(公元1875年),山长(书院院长)丁登甲撰,南阳府学生员刘维汉所书。

登临一段古城墙,再东行百余米,便是巍峨壮观、江南园林楼阁式的建筑——春风阁。工作人员讲解,这个“攀临远目,万象兼收”的“高层建筑”,原为范仲淹创建,后多次重修,20世纪40年代毁于战火,2004年在原址上重建,成为一处标志性景观。

拾阶而上,站在三层阁楼的最高处,花洲书院尽收眼底。

整座建筑为南山北水、东西相照的布局,五进四院的院落,多采用清代建筑风格,体现着书院的庄严、恢宏。沿中轴线望去,春风堂讲堂居中,东部是百花洲园林,西部为范文正公祠,亭台假山,错落有致,九曲回廊,曲径通幽。

900多年前,正是范仲淹精心打造了这个书院。

北宋时的邓州,辖穰、南阳、内乡、顺阳、淅川五县,“六山障列,七水环流,舟车会通,地称陆海”,地理位置重要,为中原重镇。

范仲淹到任后,政简刑清,民怀其德,他也对邓州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在《依韵答提刑张太博尝新酝》的赋诗中写道:“南阳本佳地,偶得作守臣。地与汝坟近,古来风化纯。”他的心情和身体都有了好转,有更多的时间去读书、著述,去思考如何治理脚下的这方土地。

或许是一个暖意融融的日子,不经意间,他想起了百花洲。

发源于南阳内乡县翼望山的湍河,自北向南流经邓州,至城东南形成一个洄水湾,连带一处浅浅的沙洲。范仲淹的同年进士、挚友谢绛任邓州知州时,在沙洲上修建一处园林,取名百花洲,曾为一时胜景。

范仲淹知邓时,亭阁倾颓,杂树丛生,胜景似乎随故人的远去而凋敝。惋惜之余,他决定按照家乡姑苏城(今苏州)的园林风格,重修此处。

范公拿出全部积蓄,社会贤达和当地百姓也踊跃参与,没多久,洲上桃李迎风,松柏挺立,亭阁辉映,连廊逶迤,百花洲再次成为宛南胜景,为缺少风雅的邓州平添了一处著名“景区”。欧阳修当年路过邓州,赞百花洲:“野岸溪几曲,松蹊穿翠阴。不知芳渚远,但爱绿荷深。”

依百花洲畔,范仲淹建花洲书院(因百花洲而得名),培育人才,实践州县办学的宏愿。在城墙上,他重修览秀亭,增建春风阁、文昌阁,以启文云。

书院讲堂取名“春风堂”,它和“春风阁”的取名,都来自“孔子如春风,至则万物生”的典故。

公务之暇,范仲淹时常在春风堂上执经讲学,春风阁里以文会友,百花洲上与民同乐。范仲淹描述自己的生活:“七里河边带月归,百花洲上啸生风。”

“春风堂”三字匾额为米芾手迹,堂前四株桂花树,根深叶茂,郁郁葱葱。

“折桂”二字,常用来比喻科举及第,范仲淹在春风堂前亲手栽下桂花树,鼓励学子奋发读书。春风堂和桂花树在元代毁于战火,清道光四年(公元1824年),代知州马应宿重修春风堂,补栽桂花树。

后世始终感念范公,感怀他的千古绝唱《岳阳楼记》。

◎《岳阳楼记》在此写就

范仲淹到达邓州的第二年,庆历六年(公元1046年)6月15日,在百花洲畔,他收到滕子京派使者送来的一封书信。

范仲淹与滕子京是同年进士,同朝为官,还曾经同任边帅,抵御西夏入侵。庆历四年(公元1044年),二人又同时被贬,范仲淹贬知邠州(今陕西彬县),滕子京贬知巴陵郡(今湖南岳州)。几十年的风雨人生,他们志同道合,惺惺相惜。

滕子京到任一年后,巴陵郡“政通人和,百废俱兴”,重修了岳阳楼。良辰美景登高望远时,滕子京想起了好朋友范仲淹,想请他为岳阳楼做记。

按照乾隆年间《巴陵县志》的记载,滕子京600多字的来信言辞恳切:“窃以为天下郡国,非有山水环异者不为胜,山水非有楼观登览者不为显,楼观非有文字称记者不为久,文字非出于雄才巨卿者不成著……”

他说的很直白:自古人以地名,地以人显,若想岳阳楼从此天下扬名,必得有一位雄才巨擘为它作记方可。在他眼里,只有范仲淹,才是众望所归的“重磅”人物,才能担当此任。

随信而至的,还有一幅《洞庭秋晚图》作为参考。

范仲淹手握书信,回忆起政治风云中的跌宕起伏,自己和好友的人生际遇,不免感慨万千,他该如何勉励自己和朋友?一篇文章写什么怎么写?他没有急于动笔,反复揣摩,摹景状物,构划于心。

9月,多日干旱少雨的邓州幸得喜雨,旱情解除,他的心情为之一爽。

9月15日,秋风清扬,日光朗照,范仲淹忽然百感兴发,神思泉涌。春风堂前,他展纸走笔,一篇辞采华美、气韵生动的不朽之作喷薄而出,跃然纸上!

300多字的《岳阳楼记》,气势磅礴,造意深刻,字字珠玑,文情并茂,特别是它表达了作者“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博大胸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政治抱负,更是闪耀着理想的光辉,在中华民族文化中留下了深刻的一笔。

“未至岳州,亦描烟雨洞庭,一篇妙记传千古;甫临邓郡,便创芬芳书院,十亩幽湖泛百花。”春风堂前的一副对联,生动传神,写尽后世对范公的崇敬。

没到洞庭湖,未登岳阳楼,千里之外,范仲淹却把洞庭湖渲染得波澜壮阔,把岳阳楼描绘得锦绣斑斓,让人身临其境,个中原因究竟是什么?

中国范仲淹研究会副会长杨德堂考证,宋代任友龙撰写的《澧州范文正公读书堂记》记载,范仲淹年少时,在洞庭湖边的安乡生活、学习,洞庭湖的湖光山色给他留下过深刻的印象。

宋明道二年(公元1033年),范仲淹写过:“岳阳楼上月,清赏浩无边”,第二年他写过:“去国三千里,风波岂不赊。回思洞庭湖,无限胜长沙。”在诗中,他还形象刻画出了舟过洞庭、人上高楼的种种思绪。

阅读厚厚的《范仲淹全集》,还能找到他在景佑元年(公元1034年)和庆历四年(公元1044年)分别写下有关洞庭湖、岳阳楼的诗句,其中“优游滕太守,郡枕洞庭边”一句,会自然联想到《岳阳楼记》中的:“予观夫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

可以想见,范仲淹在写《岳阳楼记》前,已经对描写对象十分熟悉,且早已成竹在胸。

一篇佳作,大多有其才情、阅历、命运遭际等诸多方面的因素,或许,在邓州的一段执政经历,也为名篇增添了风采。

范公重教化,轻刑罚,废苛税,倡农桑,每年亲自带领百姓凿井耕田,引水植禾。邓州境内,百姓安居乐业,百业俱兴。嘉靖《邓州志》称赞他“孜孜民事,政平讼理”。

庆历八年(公元1048年)正月,朝廷准备把范仲淹调到荆南府(今湖北江陵一带)任职,圣旨下到,邓州百姓把传旨的使者围在了人群中间,请求朝廷收回成命。数万百姓跪道挽留,绵延数里,“不忍公去”。范公深为民情所动,上书皇帝,恳请继续留任,第二年正月,他才离开邓州。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是他一生的行为准则,更是在邓州身体力行的实践。范公先忧后乐,邓州垂拱而治,范公之于邓州,相互映衬,辉映了《岳阳楼记》的横空出世。

◎花洲书院弦歌不断

春雨纷飞,如丝如缕,如烟如雾,晕染成一幅朦胧诗意的水墨画卷。范仲淹执政讲学,教化后人,他的“忧乐”精神,如春雨一般,润泽后世,传承至今。

他性情率真,讲学时或击掌高歌,或迎风长啸,先生激情澎湃,学生如坐春风,范仲淹用“春风堂下红香满”来记录书院之盛。

邓州人贾黯,在书院创建当年就中了状元,范仲淹的儿子、官至宰相的范纯仁,宋代著名哲学家张载等,均“从师范仲淹,学于花洲书院”。

范仲淹离开邓州后,百姓十分怀念他,在花洲书院旁建祠祀公。宋元丰元年(公元1078年),黄庭坚专程到花洲书院,瞻仰范公遗迹,挥毫题诗:“范公种竹水边亭,漂泊来游一客星。神理不应从此尽,百年草树至今青。”

元代,书院因战火一度荒废;明代,书院三次重修,易名为春风书院;清代,修复15次之多,再次达到鼎盛。书院累圮累修,办学不断,是邓州重要的教育中心。

光绪三十一年(公元1905年),花洲书院更名为“邓州高等小学”,儒学退出历史舞台,新学发扬光大,今天的邓州一中,就由此发展而来。

百花洲上弦歌不断,春风堂里人才辈出。翻开花洲书院的近代历史,一位位精英赫然在列:河南辛亥革命先驱王庚先,抗日英雄梁雪,留法文学博士丁肇青,著名教育家丁声树、韩作黎,著名作家姚雪垠、二月河、周大新……

“姑苏人去三千里,宛邓惠沾百万家”。花洲书院因范仲淹而盛,邓州人也视书院为教育圣地。2002年修复书院时,邓州从单位到个人,自发为其捐款,筹措资金1000多万元。

小雨淅淅沥沥,漫步在楼台水榭间,耳边传来2007年央视著名主持人陈铎在书院动情吟唱的《岳阳楼记》,恍惚间,似乎步入到历史的层叠处,又见黄发老者与民同乐,莘莘学子发奋读书的一幕幕场景。

时光易逝,韶华难留,“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公,却从未走远。(赵慎珠 程韬光)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